快捷搜索:    as  test

黄埔军校军事夏令营: 家长如何跟青春期子女沟

  青少年就连态度并不粗鲁的时候,情绪也依然强烈,然而他们却又欠缺经验,不懂得如何掌控那些前所未有的感受。小孩子觉得难堪的时候,会非常、非常生气,或是觉得丢脸,然而青少年却是在探索更为混乱的崭新情绪。他们体验到陌生的复杂情绪状态,诸如悲伤、喜悦、挫败、焦虑不安,而既然你跟他们住在一起,他们便拿你来练习应付那些情绪。

  有些家长听到我以下这番话的时候,会大感震惊:「青少年有权利以自己的方式去感受自身的深层情绪,你用不着急着驱散那些情绪。他们的情绪是他们的,跟你无关。当你遇到亲子彼此之间的分离阶段时,你用不着去感受家中青少年的情绪。」

  女儿南南告诉我,有同学邀请她周末晚上去KTV唱歌。说实话,我不支持她去KTV,那哪是女孩子去的地方啊。我把想法跟南南表述出来的时候,她说,我也觉得那里不好,不过,被邀请的同学大多都答应了。

  我仿佛看到南南拒绝时的尴尬与同学们的不屑,怕她被同伴认为不合群而受到孤立与排挤,我只好硬着头皮:好吧,既然别人都去,你也可以去。

  其实还没到周末我就后悔了。那天南南出门后,我坐立不安,满脑子都是KTV的乱象。好在她回家不算太晚,否则我估计我会到那家KTV门口守着都不能放下心来。

  没几天,南南又带回了新的话题:她们班女同学流行染指甲,她也要去买一支指甲油。当我说出不允许的时候,南南挑衅地看着我:凭什么听你的,我都长大了!

  这一句“我长大了”瞬时秒杀了我。而也就在这一瞬间,我禁不住问自己,为什么她会屡次被同伴的声音所左右?

  分明是我在不断地保护和让步中,给了她不惜原则而随众的许可,将她的价值定位在被同伴接纳的准则上。而如此下去,她会跟街上的女孩子一样穿回露脐装?会把头发染成五颜六色?未来有一天,当毒品、酗酒、乱性都摆在她眼前时,她又能怎样做呢?我不寒而栗。

  南南到底把指甲油带了回来。她打开盖子,却皱起眉头嚷起来:“怎么这么难闻!”

  我笑了:“你说说看,我们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,到底是为了什么,是因为别人都赞美都看中这些,还是自己有实际需要,或是因为有同伴接纳认可才产生的被动需要?”

  看南南不语,我接着说,即便成年人的世界也常常是活在比较、妥协以及攀比中,新居的大小,汽车的品牌,职位的高低……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地会在人与人的认同里寻找答案。这时候,我们真的需要问自己,我究竟该讨谁的欢喜?我的被接纳应该从哪里来?

  我点头:“如果是对的、美善的,我们完全不需要为迎合别人、为别人接受而去改变。”

  从那天开始,我们经常一起讨论遇到这样的压力时应该如何做——南南身边的女孩子们都是TFBOYS的粉丝,唯有她不感兴趣;大家穿同一种款式的裤子,只有她没有;女孩子们中午留在学校拼团叫外卖,南南用保温桶从家里带饭吃。

  我与她一同分析TFBOYS的包装与炒作,她心甘情愿地选择不随从;我们去试衣店试穿那种款式新但弹性很小的裤子,南南说价格贵但舒适度不高;我告诉南南,也许你带的饭没有外卖的花样多,但因为营养卫生,我们可以不为顺应大流而放弃。

  后来南南班上转来一位来自农村的女孩子,因为肤色较黑又木讷少语,一群女孩子们便合伙嘲笑她,只有南南选择跟她做朋友。南南告诉我,如果坚持下去,可能要付出失去老朋友的代价,可是,这个同学虽然长得不好看,普通话说得也不好,但她很善良。

  我因此而拥抱她鼓励她: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,我们的确不应该因为她的不同而孤立她。勇敢点!

  坚守内心不是件容易的事,但南南还是一路笃定地走过来。如今,她没有畏惧地守护着被嘲笑的友谊,她穿自己认为美的衣服,读自己喜欢的书,唱自己喜欢的歌,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,而越来越多的同伴,从嘲笑她到欣赏她,继而喜欢她,到今天,他们羡慕她的自信与坚持。

  而作为母亲的我,真心希望将来南南单飞时,凡事都能听从来自自己大脑和内心的声音,不受外界压力与干扰地做出正确的判断。无疑,在这个复杂而充满诱惑的社会里,这样的能力,将是她生命中一笔宝贵的财富。

  军事新闻   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